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361章 挑拔
    杨摄政初握大权时,幸好美蒂诺跟着方堃走了,不然她可穷的没财富贿赂她。

    现在皇祭们的财富大都落进了杨的口袋里,所以鲁弗他们才担心拜见‘内相’诚意不够。

    他们是十分痛恨天使王这种朝令夕改的权势更跌,两跌之后,把他们折腾成了穷鬼。

    关键是摄政王杨吃的太黑,吞了他们五分之四的私财。

    如今美蒂诺上位了,多少也得孝敬点吧?不然怎么混啊?廷臣大权可没规定说必须由皇祭们去掌,有管理能力的‘王祭’们也是可能去掌的呀,只是王祭们不可能比他们更富有罢了。

    实际上杨算不太贪的,她只是搜刮了皇祭们,王祭们也不是没有送礼的,可她懒得瞅,一次二十囊二十囊的吃,王祭们能拿出两个千珍囊的财富就算好的了,所以杨都不‘忍’去刮他们。

    通过贵利王想给杨摄政送礼的不知多少,她都让退了回去,一个没收。

    倒是贵利王悄悄吃了不少货,还拍着胸脯向人家保证‘定在王座面前为你美言一二。’

    他还美言个屁?杨摄政制定下铁规,婢侍奴监涉政的‘废’。

    不过,贵利王好歹也算是杨王的‘人’了,虽给阉割了,得也换来了一份近侍差遣,私下里多多少少能说一些话,毕竟杨对天使域和群臣的情况不了解,估计问贵利王的时候也不少。

    给贵利王送礼,不图他说好话,但问到自己头上时,他能给讲一句公道话,那礼就没白送。

    曾为阿诺森爱徒的贵利王,被阉后,他师尊连半句公道话也没替他申斥。

    阿诺森可不傻,为了他去开罪想立威的杨摄政?真当他脑袋给门挤了吗?才不会呢。

    他压根当没有过贵利王这个‘爱徒’,躯都残了,还指望他替师门发扬光大?呸,死太监。

    也因为这事,贵利王心里也暗恨师傅阿诺森。

    被残了躯的贵利王,心理也阴暗异变了不少,琢磨着怎么害人,怎么敛财,怎么讨主人欢心。

    当夜他也收到了美蒂诺掌权的消息,心里就是一惊,同时意识到自己的危机可能来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在过往几年中,贵利王对这位‘可怜’的师母有过帮助,他深知师师阿诺森对师母美蒂诺的忌惮,所以才会用那种手段残‘虐’美蒂诺,他绝不允许这个女人超越他,哪怕是‘同阶’也不能接受,否则的话就意味‘背叛’,甚至是被报复的可能。

    没谁比贵利王更清楚师傅阿诺森对付美蒂诺的手段了,出于同情甚至是其它目的,贵利王偷偷的帮助过美蒂诺,当然,只是小恩小惠,他可没胆子违背阿诺森的意愿。

    贵利王也是S中饿魔,美蒂诺有天使族第一美女之称,要说他不动心是不可能的。

    他所谓的施恩施惠也建立在占小便宜的基础上,虽然没能真正的‘鞭’掉师娘,手足之Y也没少逞,主要他做为阿诺森极宠信的爱徒有出入皇府的便利,甚至比阿诺森儿子更得他的宠信。

    阿诺森握着皇庙之权,不可能天天呆在府上,他不在时,美蒂诺也被项圈箍锁在‘爱’巢,贵利王是唯一能自由来去其师阿诺森禁室的一个人,所以他经常在师傅不在时安慰一下‘师母’,趁机占一点手足便宜,再过火儿的他真不敢做,阿诺森会要他的命。

    现在,‘便宜师母’一夜之间就上位了啊?她已经是晋登皇级颠峰了吗?

    贵利王害怕了,自己占美蒂诺小便宜的心思绝瞒不过她,只不过她人在困境中,没什么辙,除了和阿诺森‘阴阳祭法’被解禁,平时都是‘封筋锁脉’的状态,说手无缚鸡之力也不夸张,被贵利王占便宜也只好逆来顺受,正好通过他也能为自己办一点小事之类的。

    总而言之,一但登顶上位的美蒂诺,极有可能把侮辱过她的任何人‘灭’掉。

    贵利王没有存在侥幸心理,他必须积极的寻找破解危机的方法。

    而且迅速就琢磨出结果,师傅自身难保,更不要说护自己,以他的自私,不可能,没落井下石的牺牲自己换给他换利益是因为自己没什么价值。

    那么眼下唯一能帮自己解决这个危机的人,那就是视自己为狗奴的摄政王杨。

    通过对姬神王新谕的分析,他敏锐的捕捉到其中能被自己利用的机会。

    ---

    在美蒂诺接见鲁弗两个人时,杨也让有事急见自己的贵利王‘觐见’了。

    即便被阉割之后,成了杨王的‘近侍’,贵利王也只有看到杨王小腿以下的‘资格’。

    杨铁下的新规礼制,自己不会破坏,至于姬丝娜让谁‘起身’答话,自己也管不着。

    反正在她面前,绝不给因公事而‘觐见’的任何人以抬头挺胸的机会。

    至少贵利王不用把额头完全触着地说话,这算是对他的优待了。

    “……尊贵的摄政王阁下,新谕的事……”

    “本王知道了,你就为说这个?”

    杨的声音缥缈而慵懒,她浸泡在白玉砌成的浴池之中,这处府地的豪华程度无与伦比,是某皇祭的私属,做为豪礼进献给摄政王杨的。

    就算下面的贵利王站直了,也只有看到杨露在池外的螓首,因为浴池在更高处。

    “新谕指出,‘具体权职划分,由内相美蒂诺和摄政王杨商议决策’这一句……”

    贵利王被阉之前嚣张跋扈,暴戾无常,可没这么精明。

    但被阉了之后就变的比以前精明了十数倍不止。

    大该这是上天赐给他一种补偿?

    杨微闭的眼眸缓缓睁开,露出思索神色,目光留在豪华穹顶上的彩雕图腾上面。

    她是拥有斗争头脑和经验的,在地球也是大世家的媳妇,出身也是军方名门,受家势薰陶,耳暄目染,肯定是差不了的,脑中复读了一遍姬神王的新谕,也就清楚里面的玄机了。

    “那又如何?你认为美蒂诺有和我争的资格?本王的‘摄政’二字又岂是摆设?”

    “尊贵的王座,您想,那一句,美蒂诺的名在您的前面,谕中隐含的某些暗示,皇祭们怎么想呀?前面一句‘具体权职划分’才是关键,让尊贵的王您与内相美蒂诺商议决策,奴卑在想,是内相的提法您会同意,还是尊贵如您的提法内相会直接点头?您再往前看那句‘总理天使皇廷一切政务’,总理啊,那还要摄政王您干……哦,奴卑该死,掌嘴,掌嘴……”

    贵利王一脸慌措的自己抽起嘴巴来,打的轻脆,但也是声儿响,肯定没打疼自己。

    “你这个阉狗,敢来挑拔事非?不想活了吗?”

    杨的诛心之语虽然吓人,但没有杀意,不过是一句训斥而已。

    贵利王自然听得出来,他道:“奴卑死不足惜,但为了尊贵的王您不愤啊,新谕表面上是夺了皇廷,哦应该是外廷的权,可实际上夺的是您摄政的权,奴卑来觐见前,有消息传来,外首希蒂亚、副相露西亚、财税大臣鲁格利、资源大臣弗瑞金,都去阿诺森皇府见内相美蒂诺了……”

    毫无疑问,这四个人是目前天使皇廷最具权势的四巨头。

    “你继续说……”

    “奴卑不敢。”

    “不会要了你的狗命,说吧。”

    “尊贵的王有所不知,奴卑也曾得罪美蒂诺,她这次强势回归,奴卑怕、怕是命不久矣。”

    说着,贵利王开始哭泣,装了一些,挤了一些,吓的一些。

    不过也哭的悲悲切切的。

    “你这令人生厌阉狗,少在本王面前装,你现在既然是本王的一条狗,她美蒂诺打狗也要看主人吧?本王还真不信她敢要了你的狗命,”

    “奴卑谢尊贵的王护着这条狗命,定然为王您鞠躬尽瘁,死而后矣。”

    “废话太多……”

    这句就有点变冷了,吓的贵利王渗出了尿,本来阉人易渗漏,再一吓就更惨了。

    不过他也顾不上漏不漏的,忙道:“奴卑分析,神王是想用内相美蒂诺制衡您,新谕颁下,内相就是理政的正统,反而您这个摄政王失了大义名份,有点名不正言不顺了……”

    “滚吧,以后再来见本王,把屎尿清理干净了,不然本王找人给你清理。”

    “是是是,奴卑知晓。”

    退出来的贵利王拭出额上的汗珠,看来这条命是暂时无忧了。

    摄政王杨的跋扈,连天使神王都似乎没什么办法,因为她是雷帝大人‘请’来的。

    如今有杨王罩着,贵利王自然不惊惧了。

    ---

    阿诺森皇府。

    美蒂诺高高在上,下面跪下鲁格利、弗瑞金。

    这俩人也是战战兢兢的,虽知以他们的身份来说,美蒂诺不敢弄死他们,但得罪了这位,掌不到权,以后的苦日子继续有来,那就等于完蛋了,魔劫降临时再给派到最前线,有死而矣。

    光是他们俩还好说,就怕这女人报复成性,对他们的家族也下黑手,千年豪门必将毁于一旦。

    在这里他们没有见到阿诺森,就知道这号称第一皇祭的家伙已经被美蒂诺拿下了。

    真要是让她对阿诺森下了狠手,接着就轮到他们俩。

    鲁弗二人对望了一眼,均看透对方所想。

    “内相大人,不知阿诺森大人何在?”

    鲁格利问这话时有些心惊,生怕美蒂诺直接翻脸。

    哪知美蒂诺轻描淡写的道:“哦,阿诺森大人闭关出了点小岔子,只是吐了几口血,体况无忧,他壮的象头蛮牛,能有什么事,只是眼红本相登顶,他急眼了嘛,二位要见见他?”

    最后一句问出口时,美蒂诺的眸光变的犀利起来。

    “哦,不不不,阿诺森大人小恙,我们不便打扰,就是来恭贺内相大人您,日后还要内相大人多多提点,我二人小备薄礼,还望内相大人笑纳……”

    这两个家伙一人拿出五个千珍囊,这基本是他们最后的私财了,为了保住一定的权势,出吧。

    “哟,二位大人太客气了,不过我之前的情况,二位也很清楚,穷的一文不明,就不和你们客套了,小小贺礼,便是神王阁下知道也没有什么,夜了,本相就不留二位的‘宿’了。”

    一个宿字,扎的鲁弗二人老脸发烫,这是提醒他们呢,有些事我怎么会忘掉?

    “不敢,不敢,内相大人说笑了。”

    二人好不尴尬,送了礼还被如此嘲讽挖苦,势不如人,奈之何如?

    只待他们离去,美蒂诺冷哼了一声,收了十囊,心里没一点压力。

    她目光投向夜空,我美蒂诺的时代开始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