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354章 老杨的坑
    在天使王城之外的无名山中,兽潮杀戮进行的如火如荼,但被神力遮罩,无人得知。

    就象方堃和摄政王杨的‘大战’也无人知晓一样。

    他们间的大战的确也具备观赏性,但不需要观众。

    一开始,杨也极尽迎奉之能事,和方堃拼的旗鼓相当,自我感觉也很良好,老娘怕你吗?

    但随着战事的深入,杨渐露溃退迹象。

    本来嘛,这种战争里一般都是男人先败的,有句话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犁坏的地’。

    问题是方堃这家伙作弊啊,他又不缺乏作弊的资本。

    “你、你太卑鄙了啊,居、居、居然用D‘棍’?”

    “哈哈,我看你还拽不?恁不死你。”

    “违规啊,违规了……”

    “别叫了,又没裁判,你就欠这个,还牙硬不啊?”

    “我牙本来就是硬的呀。”

    “老子让你硬,”

    再斩,记记都是雷霆紫电,斩的杨氏漏液都秒秒钟气化。

    这一顿杀威棍,从天明杀到天黑,从天黑又杀到天明,杀的杨氏摄政王哀叫连天的。

    表面上只是那种痛宰,实际上是方堃对杨的紫雷淬洗,只不过是公私两便,两不相误嘛。

    杨氏也感觉到其中的受益,所以惨叫的声嘶力竭也没有讨饶。

    她似乎在寻找到自己的承受极限。

    这也是一种极限式的挑战。

    姿式不知换了N种,反正这一恁就是又一个‘七天’。

    第七天深夜,月华转过子时,杨维思终于迎来了她俗世修行的最后一境突破。

    在她雪躯拌颤中,天地元气不要本钱的狂卷而至,其身有若黑洞,无休止的吞噬着元气。

    方堃的‘春天’也在这一刻迎来,他积累了许久,一直未能突破的‘皇境’敞开了大门。

    在杨维思登顶颠峰之境时,属于方堃的的浓烈皇气冲霄而起。

    五千丈,一万丈,两万丈,五万丈……最后突破恐怖的十万丈。

    ‘看’到男人的惊天动地的突破,杨氏直飙尿了。

    尿骚味还没有机会挥发出来,就给小方堃的雷霆紫电蒸发气化。

    杨氏女强人,虚弱的依偎在男人怀里,仰望他那张气象万千的伟岸俊面,心颤的不能自己。

    “亲爱的,我想问一句,你是人吗?”

    十万丈皇气,以老娘的傲骄也吓尿了好不好?

    这种死变T,要是升仙后,会强悍到什么程度?简直不敢想象啊。

    方堃也给自己的‘升皇’之气震惊了,要不要这么夸张?

    十万丈!

    一直以来自以为是的青莲和杨维思都要跪低了。

    这对杨维思来说,无疑是放下一切矜持的态度。

    当一个女人肯为一个男人这么做的时候,她的‘心’基本上归附了。

    这么做需要舍弃尊严,需要丢开羞涩,需要毅力和决心。

    象杨维思这么傲骄的女人,她为谁这么做过?她是有过前夫和情夫,但他们都做梦去吧。

    那炉火纯青的技艺,终于有了效劳的目标,摄政王杨没有犹豫,先让小男人当把皇帝再说。

    实际行动胜过千言万语的解释。

    M态毕露的老杨,风情刹那绝世,这傲骄的女人还藏着极M的一面啊。

    人还保持着跪姿,上身已经挺直。

    那双如今水汪汪的美眸,和平时的威冷完全不同。

    方堃就霸气的站在榻边,体型如山如岳。

    他勾起摄政王杨的下颌,“还要不要给我脑袋换个颜色啊?”

    杨氏顿作愤状,“谁敢?哪个敢?老娘撕她的‘B’。”

    言罢赶紧挤入男人怀中,手抚着似要发怒的小方同学,柔声M笑,“亲爱的,人家决定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跟着自己心爱男人的P股后面才是正道妇道,其它都是歪门邪道……”

    “哎哟喂,你这变脸比脱裤子快多了啊?”

    方堃嘲讽着。

    杨面不改色,还轻捶他胸膛一下,嗔道:“人家撒撒娇嘛,你N天不采人家,自然心里不爽呀,你也知道人家某方面很需要呀,不剌激你一下,谁知你压在哪个S货肚皮上?”

    这女人拿娇放M的话,堪称一绝,方堃女人一窝,还碰上过一个这么有味儿的呢。

    该不是当过别人‘老婆’的才有这种味儿吧?我去。

    “我说过要把你娶了啊?”

    方堃继续鄙视嘲讽摄政王杨。

    “不娶也罢,你嫌名不好听,我能不为你着想?我就是成功男人背后那个隐形女人,为了你受点委屈吃点苦算什么呀?老娘这条命随时也为了亲爱的你奉献,将来我们一起升仙,你宅子里总要给人家一个位置吧?大小我不争,名份总有一个吧?”

    好心计呀,杨摄政做的是未来的打算,至于在俗世,就这样了,人家不在乎。

    方堃捏着她娇嫩面皮抖了抖,“我也是服了你这面皮,明是挺薄的,这薄中藏着厚啊。”

    杨摄政就M过一眼,娇笑说,“亲爱的,在你面前我有什么好羞的?你歇一下,一会儿人家就把雏‘菊’也献给你哦,只为庆贺我男人十万丈的惊皇气,老娘给撕裂也开心呐。”

    雏的菊?

    方堃瞪眼吞了口唾沫,“唉!我还真的服你这手段,不过,我不好那一口,说说唬人的。”

    杨却依偎的他更紧些,手里的小方同学已经给她拔撩的怒至70%了。

    她柔声M气的道:“亲爱的,你心疼我不肯恁,可做为你的女人,我要不献上雏的,我于心不安啊,万一哪天遭遇不幸,给人绑票强上了,被他拔了你头筹,我怎么有脸见你呀?”

    “我去尼玛的,整个世界有能绑了你的存在?除非你准备给老子脑袋换个色儿,自己把P股撅给人家,不然,谁还能把你给强了啊?”

    “人家就那么一说,亲爱的,你就点个头吧,我都爱死小方同学了,让它破个雏我才心安。”

    “喂,你别乱来啊。”

    “啊……”

    是我们摄政王杨的惨叫声。

    方堃还干笑,“你看看,我说了不要的嘛……”

    “老娘就喜欢你这么无齿等着被‘推’,还假装拒绝的不要脸姿态,享受你的吧,混蛋。”

    杨咬着下唇,手撑着他的胸膛,主动承接下‘攻’之权。

    方堃一付‘受’态,手却惬意的搓杨的耸陀,跟气球一样的弹性,真尼玛是好货。

    他给了杨P股一巴掌,“做人老婆,要懂的维护男人的尊面,这方面你好赞呀,老子喜欢。”

    杨颠着P股,“老娘在今天之前,只是喜欢你,过了今天肯定深深爱上你了。”

    “因为十万丈皇气?”

    “那是不能排除的基本因素之一,还要加上你够无齿,老娘骨子里是‘Y’S的,就得你这种流氓来挖掘深藏的潜质,尤其你这带电的家什,世间独一份好不好?被你这死变T电过的,老娘就是找十头驴也不过再过上‘X’福的生活,所以,决定乖乖做你的小女人了。”

    杨没说假的,十万丈皇气是保底的因素,太重要了,其它理由也能说过去,带电的独一份也没夸张,尼玛的,被D棍恁过的,什么棍都没滋味了好吧?X福又从何谈起?

    好半晌之后,杨伏低身子,和方堃重合,脸颊相蹭,气息可闻。

    所谓的‘菊’爱不过走一下过场,对女人来说是一种痛快,男人的感受也许还行。

    但方堃从不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喜欢女人的痛苦之上。

    所以他一直只是用破‘菊’唬唬她们,从没有对哪个动过真格的。

    象征性的破了以后,两个人就不动了。

    主要杨的感受不太好,这很打击她的主动性,也知道她的小情人不欠这点,意思意思就行了。

    “老子准备和你翻脸来着,没想到掉你挖好的坑里了。”

    “老娘肯向你拿娇耍俏,还不是爱上你了?就这点泡妞儿手段?都不知我傻女儿怎么被你上手的,我也是醉了,冰儿真是太丢老娘我的脸面了。”

    “这你就错过冰姐了,从来都是她在泡我,哪轮到我泡她?要不是冰姐从幼儿园时代就开发我的小方堃,它也没有今日的宏大规模啊,怎么着也要感谢我冰姐姐呀。”

    噗哧,杨维思笑喷。

    她道:“别说,她这点象老娘我,具备主动的进攻性,喂,改天,我叫冰儿一起恁你?”

    “我觉得你还是换个伴儿,冰姐对你换了她老爸脑袋上的颜色,一直耿耿于怀呢。”

    提到这个茬儿,杨也默然,幽幽道:“说实话吧,我是正常女人,我也有需要好吧?她爸整整萎了十几年,我也算守了十多年妇道,后来要不是想着异世长寿这茬儿,也不会迈出那步,”

    “十几年,要不要那么夸张?冰爸不会一娶了你就不行了吧?”

    “婚后一年就开始早X了,又不半年后不举,”

    “我艹,你太狠了吧?只用一年半就把一个男人给废了?”

    “我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他早些年手Y过度才是罪魁,结婚之后也没超过五分钟的时候,我能说他什么?活寡守了十五年,要说我没有换个男人的念头是假的,可纯粹因为这个换男人,我面子上过不去呀,魏家也是豪门,杨家也要面子,所以,一直就那么过着。”

    “搭上那个院长是多久?”

    “主要让他帮我改造体质,前后不到两年时间吧,付出代价就要有收获,当时他是我所见过最强的异武者,我也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甚至范糊涂,差点把冰儿也便宜了他,幸好有你在。”

    啪!

    给她P股上一记狠的,方堃哭笑不得,“你真的要牺牲冰姐?”

    “谈不上牺牲她为我换利益,只是想带她一起走,她就只能接受院长的改造,不想你也能为她改造体质,甚至比那个院长还厉害,让老娘早碰见你两年,你就惨了。”

    杨拧着方堃俊脸蛋儿哧哧的笑。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