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207章 深感任重
    方堃和姬丝娜一起入城,很多人都看到了他们,主要是因为姬丝娜的奇装柔袍太扎眼。

    然后柔袍胸襟上的五颗金星,这是象征无上身份的五颗金星,大公王。

    而方堃制服笔挺,也是银五星的胸饰,在未来城堡那是‘公爵’。

    这两个人绝对是大人物,而且年轻朝气,让人感觉他们未来有无穷的潜力。

    ‘大公王’就用说了,‘公爵’在未来城堡那都是绝对的实力角色,是堡皇都要拉拢的目标。

    看到这土城堡时,方堃也难掩眼中的失望。

    “弟弟,你觉得在这当贵族有意义吗?”

    土就不说了,关键是城堡内也没有一点‘城’的气氛,除了人就是‘土’,人人的脸上看不到表情,木讷呆板,城内各式建筑都一个颜色,土黄土黄的,苍黄一片,明明一堆一堆的人,却叫人感觉不到空中有生机生气的流动,果然是绝域,这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

    都不知道来到这里的人是怎么活的?

    “我只想说,这里的贵族也都是土鳖吧?”

    “赞同。”

    飘雅若仙的姬丝娜侧首看着方堃说。

    方堃突然道:“我们若要离开城堡,难道也要经过城堡方面的同意吗?”

    “这个不太清楚,毕竟我们在这登记造册了,就这么突然消失,似乎也说不过去呀。”

    “其实城堡存在的意义,就是让我们地球人类融入这个异世界中去,如果我们选择要走,这边是不是也要走一走程序,比如消档之类的,我是这么想的。”

    “这边的官方没有正式接待我们吗?”

    “你这两天不在,官方倒是派人来了,只是我们这边也借口休息一下,还没有去官方衙门。”

    姬丝娜这么讲,又道:“杨院长也没有去,大该是等你吧,”

    言下之意就是杨院长恐怕也有事要和你商量一下。

    边走边讲,他们就到了‘新丁接待处’专门的一处大院落,里面是前后几进的宏伟殿群。

    近几日来的人不少,就方堃他们这批一共要几十万人,来到这边还要分流,去别的分城,光一个主城可能会拥挤吧,而且方堃在路上就发现,未来城堡这个主城,大多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华族人生活的城堡明显不是这个。

    但这一切对方堃来说也没什么,他这时已经坚定了离开‘未来城堡’入异世界的心志。

    这绝域中的城堡,简直没一点‘生气’,人呆在这样的环境里,从睁开眼感觉就被折磨上了。

    说的可怜一点,这地方都看不到一丁点花草树木,苍黄的令人心颤。

    “嗯,我去见见杨院长。”

    “好的,有消息了回头通知姐,或直接来找姐姐都可以。”

    ……

    很多人都看了方堃和姬丝娜一起从外面进来的,各种说法就传开了,这俩人是什么关系?

    方堃还没有回到诸女居留的殿中,她们就知道方堃和姬丝娜一起回来的。

    好吧,醋是要吃的,谁叫姬丝娜是仙品美女呢?

    孙倩都吃醋了,她是一直以来最不怎么吃醋的女人,但姬丝娜太美不说,身份又特殊,雅典娜的转世之身啊,别说男人们,女人们都有顶礼膜拜的冲动,无疑,雅典娜也是她们心目中的偶像女神。

    “啊?那个小流氓怎么和姬丝娜混一起了?”

    敢骂方堃是小流氓的没几个,魏冰绝对算一个,小流氓三岁多就被她‘调’教了嘛。

    萧芷都很少骂方堃小流氓,她骂也是‘坏蛋’这两个字。

    孙倩更没有当着别人骂过方堃,私下里两个人打‘情’骂‘俏’时可能啐上一句。

    梅流苏爱的方堃不要不要的,根本就舍不得骂,在她看来,方堃是风流命数,现在都这么多女人了,再多一个两个,她都没觉得有什么,但有一点,雅典雅转世的姬丝娜真要和方堃有一腿,那她的地位肯定是低不了的吧?

    诸女现在围成了一圈,在讨论这个问题呢。

    包括宁碧秀、海若晴、柳静宜三女,她们知道师傅秋之惠离开了,以后就自由了,自然要跟着男人了,心里不知多么开心,但情郎身边的美女一堆呀,宅子里有得争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斗争,勾心斗角是争,争名夺位是斗,事关切身地位,不争都说服不了自己嘛。

    好在宁海柳三女是她们情郎亲姐姐方婧的闺蜜,方婧对她们好是肯定的,倒没谁敢小看她们。

    魏冰呢,那是方堃真正的青梅竹马,三岁多时就被魏姐姐捏着小方堃玩了,这感情深了哦。

    萧芷是方堃同班同学兼情窦初开的恋人,关系也不一样啊,丁妤和他们俩是同学,近水楼台,又和萧芷是铁姐妹,这俩人肯定是死党,不用说的。

    梅流苏是死贴方堃的痴情女,方堃为了给她出气出头,大闹中陵,部队都调来了,可见心中很爱宠此女,加上梅氏有‘太武道’这股力量支持,又有梅香珍这个银五星‘公爵’,也没人小觑她。

    孙倩呢,据说是方堃上小学时就被她搂着睡了三年的保镖兼保姆,搂着睡呀,那是什么关系?论暧昧的话,仅次于魏冰了吧?听说那阵子和魏冰闹矛盾,孙倩完全就是方堃身边第一人哦。

    其实没人知道孙倩和方堃同生共死遭雷殛的事,不然对她更要高看一眼的。

    方堃心里最有数,所有女人中,最最最叫他信任敢托付性命就是孙倩,每见孙倩便心生温馨。

    甚至在方堃心中,有意立孙倩为正室的念头,他是真的这么想,而不是偶尔有的念头。

    和孙倩那三年共度,他已经懂事了,朦朦胧胧的懂了一些,那时就抓人家妞妞什么的,等于把孙倩给祸害了,甚至心里有‘孙倩就是我女人’的想法,真正到确立了关系之后,这念头更真切。

    无论是魏冰又或萧芷,论真正的情感都不及孙倩和方堃更深。

    但她们自以为是很深很深的,别人比不上。

    方堃心里却什么都清楚。

    宁海柳三女纯粹是多情导致的结果,但既然已经产生了‘果’,当然就要负这个责了。

    先结婚后恋爱的也多的是,这倒没什么,关健说能不能把情感培养的更深吧?

    只要情感培养出来,后来者居上也是很正常的,过日子嘛,日常生活中琐碎事多,难免要碗碰锅边子,难免会因一些事务起磨擦,有可能谁就叫谁不舒服了,日久生隙,有人就趁虚而入了。

    到了异世界,方堃就不是‘地球’时的心态了,他就必须要面对这群女人,甚至后宅排位都要提上日程,这么大个家,总得有人说了算啊,后宅要带头的,自己不能被家政缠扰,得做更大的事嘛。

    在这边,想娶几个女人也是一句话的事,只要你有本事,能养活得了,娶一百个也不是不行。

    养活这个词覆盖面很大,有吃有喝也叫养活,生活富裕也叫养活,大富大贵还是养活,优越到令人羡慕的极点也是养活,连饭也吃不饱那就不叫养活了,那老婆就快跟人跑了,不跑也会有埋怨。

    夫妻间一但有一方埋怨另一方,那情感就要出问题,跑不跑就看情感怎么发展了。

    方堃是有本事有能耐的,这一点毫无疑问,在异世界这种拳头大才是硬道理的生存环境中,没有足够的实力,别说想护住谁,自身的生存都会有问题,遑论要领着一堆人建基立业的。

    有大能耐的男人才会有后宫,连生存能力都没有,又怎么会有后宫?女人跟着你讨吃要饭吗?

    当然,方堃不仅有能耐,还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姬丝娜都慧眼识珠的主动找上他,可见是看好他是潜力股,所以方堃有‘后宫’就不算什么。

    俗话说,家和万事兴,如果连家都治理不了,那在外面也做不成什么大事,否则后院一失火,你更焦头烂额了,内外忧患,心力憔悴,到时候就是‘运崩’‘势崩’,面临的可能是困境绝境。

    家虽然不大,但‘和’是最重要的关键。

    方堃迈步走进诸女所在的大殿时,美女们都不约而同站了起来。

    一双双妙目美眸都盯着她们生命中依靠的这个男人了。

    那一刻,方堃有了一种巨大的责任感,我,再不是为自己而活了,我要负担这堆女人们啊。

    倒没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质问方堃怎么走了三天啊?还和赤着脚的金发狐狸精一起?

    聪明女人不会当着好多人的面去剥男人的尊严脸面。

    虽然魏冰萧芷她们都想撒撒娇,问问他是怎么回事,但此时此刻也都要顾及情郎的脸面。

    那一瞬间,各人都感觉自己长大了,成熟了,再不是过家家似的玩了。

    中间的座位给方堃空着的,他不在都没人去坐,那是一家之主的位置,谁坐谁暴露某些心思。

    这苍黄的土石城堡,除了土就是石头,连大殿里的座位都是石制的,这尼玛是石器时代啊?

    气氛有点异样,孙倩先开了口,“母尊大人走了啊?”

    “嗯,她直接走了。”

    方堃大步到了中间,一边坐一边说,“都坐,对我还客气什么?”

    魏冰道:“你现在是一家之主,我们这些女人们都指着你吃饭呢,敢不给你脸子啊?”

    她这话里有话,似在提醒方堃,你是一家之主,你有一堆女人,你还在外面勾三搭四?你行啊。

    这质问都不带露音儿的,这是华语博大精深之处,脑袋楞的还未必能反应过来呢。

    方堃有一丁点小尴尬,不过以魏冰的个性来说,这么说话算很客气很给面子了。

    坐下后,方堃笑了一下,看了眼魏冰,“冰姐说的是,那会儿只顾着玩了,惹了一堆感情债,以后当牛做马也得让你们过好日子不是?要是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姐姐们多提醒我啊。”

    在场的,就没有一个比方堃小的,哪怕是萧芷丁妤都与他同岁,但也比他的月份要大。

    全是姐,没一个妹子。

    方婧也有在座,和宁碧秀海若晴柳静宜三女在一起。

    她是方堃亲姐姐,论辈份还属她最大了,因为所有女人无论年龄大小,都是方堃的女人,都得叫她大姑姐呀,没一个能例外的,比如孙倩,在诸女中年龄算大的了,但也得叫她‘姐’,只是她和孙倩太熟悉了,当初孙倩照料方堃时,也没少照料方婧,所以老叫方婧名字都没什么。

    方堃说这话时,诸女心里都升起温馨感,只有方婧一个人哧的一声笑了。

    便引来一堆美目对她的注目。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