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141章 大误会
    魏冰的确来了,就是昨天发生铂金堡事件来的中陵。

    她这次来可不走了,而是来中陵读书,并对方堃展开进一步‘认识’而来的。

    魏家之所以决定让魏冰来中陵,也隐晦的表达了他们的意思,就是说认可这门姻亲,其主要原因是魏家老头子查出绝症,就在几日天,魏老爷子病逝于京城。

    魏老爷子的病逝,对魏家是一大打击,因为第二代还没有走上甘一高度,但老爷子这时候去世,就等于把那条路给断了,人在人情在,人走茶就凉,这话不信不行的,再说老魏家也风光的差不多了,这回老头子一去,直接面临多方面的打压。

    而一直没有再提过的魏方两氏强强联手,也因为魏老爷子的离世而有了希望。

    如果两家的老爷子都在世,那个娃娃亲还真当说笑话了,因为强强联手锋芒太盛,不合时局。

    现在魏家就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状况,虽说老爷子没在了,但一时也趴不下,只是想往上走没可能了,老爷子在时,子弟没能达到的高度,在老爷子走后就难以达到了,当然,也不绝对,除非老魏这边的人脉太强,支持的人太多,还是有希望的。

    但老爷子一过世,魏家就决定韬光养晦了,走平势,不出风头,这是家里人一致的看法。

    至于魏冰和方堃的娃娃亲,家里人同意,就算是高攀也要攀下试试,只要能把这条线搭上,魏家的下一代还是有希望的嘛,就算探不至某个高度,也不至于太低呀。

    这些情况方堃现在也不知道,甚至魏冰来了他家,他还不知道呢。

    倒是方父方母对于魏冰的到来表示欢迎,这孩子是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脾性人格什么的都很清楚,风淡云清的魏冰,极有气质,和方婧同岁,已经显示出了超出年龄的沉稳和淡然,没有大小姐的那骄气和傲慢,待人接物都十分到位,唯独到了方堃面前,绝不给他颜色,甚至鄙夷。

    方敬堂和苏裳也知道魏冰为什么对儿子方堃那种态度,因为这小子太混,他们自己都受不了。

    还好,这个暑假开始,儿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倒是让父母十分吃惊,感觉这小子一夜长大了。

    ……

    方堃在餐厅和梅香珍谈合作的事,也是帮梅香珍应付太武道,甚至是墨龙的报复。

    又如梅流苏说的,她姑姑是不是和太武道墨龙演双簧,他也无从判断。

    眼下,梅香珍要做的一件最重要的事,就是把她儿子‘方方’弄回来,弄到自己手上来。

    之前似乎没有想到会有今天的变化,结果造成了儿子失陷在大兄梅元生的手里,成了一种威胁。

    又似乎他们看破了方老四的用心,这是要把孩子接回家,然后和梅氏彻底破脸?

    谁也不知道谁心里的事,方堃更是看不透梅香珍,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梅香珍说中陵这边,梅元生有一处秘密别墅,他的私生子和方方都在那里,孩子在前几天就接回国内了,准备让方敬天领回京去见孩子的爷爷奶奶。

    现在闹出这个事,梅元生竟然拿方方威胁方敬天,把方敬天气的半死。

    不过,昨天发生的事,明明是方堃搞出来的,方敬天却不出头,这让梅元生十分不满。

    间隙就是这么生出来的,本来挺好的关系,一夜之间就有可能改变。

    “我和沈绪的事,也不怕让你四叔知道……”

    梅香珍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倒是让方堃微微一怔。

    他剑眉拧着,没接话,似乎在等梅香珍的下文。

    梅香珍又道:“本来呢,我就是沈绪的女人,后来才和你四叔好上的,”

    “是吧?那你提这个事,是什么意思?”

    方堃假装不知情的问。

    “也没什么,我昨天给恁进去,你四叔也没说个什么,我觉得我和他的情份也淡了。”

    “也许是他不满你现在还和沈绪走的太近吧?”

    “一直就这样,从来没远过,就说不上近了。”

    梅香珍倒是直白。

    “你和我四叔的事,我管不着,也不想管,你们自己解决,毕竟是感情的事别人插不上手。”

    方堃说到这一顿,岔开话又道:“你准备突袭一下梅元生的别墅?要不你给个地址,我让倩姐安排人去先探探?”

    “其实我也不是太报希望了,大兄是很精明一个人,从昨天威胁你四叔那刻起,我估计他就要转移了吧,现在有可能人去楼空,”

    梅香珍这么猜测。

    “我也这么想的,那他在哪还有窝?”

    “那窝就多了,我知道的不知道的,大该能有几十处,这还不算国外,他要诚心躲谁,没人能找到他,想让他把方方给了你四叔,只有一个办法,一次性换取到足够的利益,这就是梅元生。”

    方堃笑了笑,“我问一句,他修为高,还是你高?”

    “他,他应该和紫婴老道的修为接近。”

    “这么牛?”

    “他毕竟是太武道掌教,可不是虚有其表,我都是凝罡中阶,他要不比我高一筹我也不信。”

    高一阶,那梅元生就是凝罡顶阶了。

    “那高一阶的差距有多大?”

    方堃问。

    “失一厘差千里,这一阶的差距是极大的,最少十倍,十个我都不是他的对手,甚至更大。”

    “那顶阶就是最厉害了吧?”

    “那倒不是,每境都细分五个阶段,初阶,中阶,顶阶,圆满,大圆满;”

    “啊?这圆满和大圆满也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了,圆满只是刚达标准线,大圆满就是把圆满至大圆满中间的元气量补满,这是个十分巨大的空间,也就说到了本身再不能多蓄一丝元气的程度,就是大圆满了,除非改造体质扩经阔脉,把容积再一次放大,在凝罡大圆满时,没人能再把体质扩阔,迈出那一步就飞仙了。”

    方堃这时明白了修行的境界。

    “明白了,那你现在凝罡中阶,后面到大圆满也不远了啊。”

    梅香珍哧的笑了,“不远?开什么玩笑,越往后越难的,我别说大圆满了,没有奇遇奇缘,想达到顶阶都没可能,靠苦修的话再过三十年也修不至顶阶,至于说‘圆满’不敢象了,大圆满更是梦里的事,几百年了,我几乎没有听说过有一个大圆满的出现。”

    “这么难?”

    “不是这么难,是太太太太太难了,我大兄不是几年前明一次奇缘际遇,都没可能探到顶阶这个高度,即便是现在,他有没有达到凝罡顶阶我也表示怀疑,但即便没达到也差不多了,但他这辈子想‘圆满’我估计没有这个可能,以他的薄情寡义和心胸气度来说,能探上顶阶简直是老天没眼了,可能是狗屙了他一头的狗屎运造成的这个结果吧?”

    听梅香珍说的这么夸张,一直没插言的孙倩莞尔一笑,自家妹妹对其兄的评价如此,无语了。

    方堃也微微一笑,心说,梅元生的人缘不太好啊。

    “你们也别笑,我哥就是这样,他要不是这种性格,也不至于妻离子散,就剩下一堆钱了。”

    就在这时,方堃手机响了,一看是老姐方婧打来的。

    “姐,”

    “回家来,有客人,姓魏。”

    “呃,知道了。”

    方堃眉锋微微蹙了一下,姓魏的客的?还是姐姐让自己回去,不用猜也知道是谁,魏冰。

    她终于来了啊,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

    昨夜萧芷和梅流苏还在争吵,如今又添了一个魏冰,顿时一个脑袋三个大。

    “那个,倩姐,合作的事,你代表我和梅总谈吧,家里来客人,我得回去。”

    方堃说着起了身。

    梅香投以一丝疑惑的眼神,看了眼孙倩,又看了一眼他。

    方堃就明白梅香珍的顾虑,他道:“梅总,我和你说,这位比我亲姐姐还要亲,也是我最大的靠山,我说要调武直,也不是吓唬谁,但我得求我这个姐姐,她就是我的大腿,小时候谁要欺负我的话,我就抱住她大腿哭,我姐马上出去把欺负我的人揍的他父母都不认识他是谁,虽然我现在长大了,但是我有搞不定的事,我还是抱她的大腿撒娇耍懒,嗯,你别笑,所有关于我的事,她都可以做主,我不听我亲妈的,我也听她的,就这种关系,现在你放心了吧?”

    孙倩白了少年一眼,哦,现在看上去象青年,但这番话讲的象小孩儿。

    不过,孙倩的心里面是甜的如抹了蜜一样呢。

    梅香珍点点头,想起流苏说的话,果然没错,这个大美人儿和方堃的关系绝对不一般,牛啊。

    方堃说罢,朝孙倩伸手,“姐,给点钱,打车。”

    噗,梅香珍笑了。

    孙倩翻了个白眼,从裤兜掏出一张百元钞塞给他。

    方堃接过来,弹了一下钞票,潇洒离去。

    ……

    路上是挺潇洒的,回了家就不潇洒了。

    看见魏冰淡雅如仙一身缟素脸含戚楚的模样,方堃也是一楞。

    “这、这是怎么了?”

    “魏爷爷过世了。”

    “啊?”

    听姐姐方婧代答的这句话后,方堃不由惊呼。

    楞神了几秒,脸色一整,他才朝魏冰道:“冰姐,节哀顺便,什么时候的事?”

    “前两天下的葬,”

    魏冰声音很轻的说。

    方婧瞪着弟弟道:“你死的不回家,爸和妈都回京去参与了葬礼的。”

    她伸过一指头戳在言脑门儿上,这么责怪他也是给魏冰看的。

    方堃心里也的确有些难过,因为小时候没少和魏老爷子接触,老爷子对他是不错的,不然不会和自己爷爷给他和魏冰定了口头娃娃亲。

    “你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方堃还反过来责问魏冰,怪她不通知自己。

    魏冰淡淡的道:“自己翻一下手机,看看有没有我打给你的未接来电,看看有几个?”

    “啊?”

    方堃的脸顿时就绿了,突然想起自己昨天之前的‘七天’在紫霞上闭关,难怪不知道有电话。

    他抬手就扇了自己一个耳光,“我不是人。”

    然后又抬手一个耳光,“我是畜生。”

    “行了,说什么也没用了,人已经走了。”

    魏冰已经认定他是不接自己电话,甚至发了短信,告诉他是什么事,他就没回音,也没回京。

    这次她不想中陵,但是家中父母硬逼她来的,在好来,方堃这种没心没肺的人,搭理他干吗?

    方堃掏出手机急翻,除了有N个未接来电,还有N条未阅短信。

    看完之后,头皮发麻,这误会可大了啊。

    他屠隔江是脸儿绿,心都慌的很厉害呢。

    口干舌燥的,慌忙拔通孙倩的手机,“姐,马上来我家,放下所有事,马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