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096章 免贵 姓方
    方堃赶过来时,丁妤正叹命呢,看到他时,美眸里闪过一丝光亮,但仅只一闪。

    想到方堃和的萧芷的关系,丁妤心里的那丝涟漪就平淡下去了。

    萧芷和方堃把大体情况一说,方堃点了点头。

    他面色很严肃的看着含泪的丁妤,问,“你想怎么样?”

    丁妤怔了一下,顺口回答,“我家只是想要个公道。”

    “嗯,我知道了。”

    方堃没说多余的话,又问,“陈飞开的车撞的人,你亲眼看见的吧?”

    “是的,我亲眼看见的,撞完我爸就跑了,车前轮辗了人没停,后轮又辗了过去……”

    说到这,丁妤脸色苍白悲戚。

    “既然是陈飞驾的车,那就是无证驾驶,肇事逃逸,你报个案,这样警方好介入。”

    方堃掏出手机拔了个号码,陶彬的,大体说了一下情况,又把手机给了丁妤,让她详述一番当天发生的事,这就算又报了一次案。

    萧芷和姐姐萧芮看着方堃的作派,也没有插言,但是萧芷觉得自己帮丁妤出头没出了‘彩’,因为自己没做实事,而方堃刚来就有所作为了,诸付实施了。

    半个小时后,陶彬就领着刑侦人员来了,做了丁妤的笔录,然后望着方堃,等着‘指示’。

    “把陈飞抓住,就等陈家来谈吧,其它的不用做。”

    这是方堃的‘指示’;

    陶彬点点头,领着人走了。

    萧芮翻了个白眼,等陶彬走了,她说,“用不用这么强势?”

    “打狗呢,就得狠一点,不然狗家人不知道疼,欺负人是要付出代价的,陈家想一手遮天?他们有这个资格?我看他没有……”

    方堃淡淡回应萧芮的问话,也不激动什么的,但办事风格极为雷厉。

    丁妤再望向这少年的眼神儿就全变了。

    萧芷看到丁妤的神情,就知自己的相助给方堃做了‘嫁衣’,也难怪,自己和姐姐的态度,是不够强硬啊,和方堃就没得比。

    不过看着方堃很男人的态度,萧芷还是很欣赏的,他压根没把陈家放在眼里,倚仗的是什么呀?

    她轻轻拉了一下方堃胳膊,“陈飞他爸是陈副市长……”

    “就算是陈副省长也得守法吧?他儿子犯了事,他当老子的就要善后擦屁股,让受害人蒙冤受屈?要他这种官干什么?专门欺负老百姓的啊?无法无天,真以为没人能管了他们吗?”

    萧芷翻着白眼,不知该说什么。

    萧芮倒是理解方堃的强硬态度,这位是谁呀?国级豪门方家子,陈飞或陈家在他眼里算什么?

    可萧芷不知道方堃是豪门子,所以才替他担忧。

    姐姐拉了一下萧芷,轻咳了一声,意思是你别操心了。

    萧芷投以一个不理解的眼神儿,怎么回事?我家这个楞头青要惹事,姐你还拉我做什么?

    她以为方堃是仗着自己老妈邢玉蓉的势,但萧家不会介入这种事太深,怕老妈让方堃失望,那方堃还怎么收场啊?她是担心这个呢。

    “姐,我和他说清楚……”

    萧芮道:“你就别瞎操心了,方大少能耐大着呢。”

    她这话里有话,萧芷也不傻,瞪大俩眼看看姐姐,又望了望方堃,怎么个意思?

    萧芮耸耸肩,一摊手,“大少不让我说,我不敢说。”

    她是萧家这一代的女强人,她在方堃面前都是这付姿态,萧芷都不明白为什么。

    瀚海湖的遭遇,与沈绪的冲突,萧芷根本不知沈的底子,也没谁和她说这些,但是萧芮知道,她是现在萧家唯一知道方堃底子的人,就连萧芷老妈邢玉蓉也不知道。

    丁妤更是不明白了,看样子萧芷都不是很支持方堃这么做,怕他惹来事,但方堃就是这么做了。

    这叫她很担心方堃的做法,在她看来,方堃泡上萧芷才这么嚣张的,不然他比陈飞也不行啊。

    “方堃,你听萧芷的吧。”

    丁妤这么建议,至少她知道萧家肯介入,陈家想欺负他们更狠是不可能了。

    而方堃的态度这么强势,会不会惹来更大的事?

    这也是她劝方堃的原因,她怕因为自己的事,把方和萧的关系弄的紧张,这不是她的初衷,一但他们之间失和,怕萧芷怪自己,以后连朋友也没得做,那就惨了,在学校再传开点什么,怎么办?

    方堃只是笑了笑,“多大点事?你别管,带我们进去看看你爸。”

    他镇定自若,腰给萧芷拧了一下,怪他自作主张,但也不能明说,方堃要撑面子,自己就得支持他了,哪怕回家向母亲哭闹,向爷爷撕娇,也得把这事摆平了。

    这就是萧芷的态度,极力维护自己男人的尊严,其它的她也不再多想了。

    当天傍晚时分,陶彬打来电话,说把陈飞抓住了。

    ……

    陈爸接到儿子被抓的电话,极为震怒,谁?谁这么不知天高地厚,要横插一杠子?

    用十分钟时间,他就查清了事态,原来丁家又报了一次案,报刑警了,刑侦介入,以肇事方无证驾车并逃逸追捕之名,把陈飞收拿,这后面要是没人支持,谁敢翻这个陈副市长定的‘案’;

    陈爸气极败坏,派秘书去刑侦处要人,结果连人都没见到,就被人家撵了出来,秘书回电说了实情,陈爸气的笑了,行,可以啊,我陈某人的面子不值半文啊?

    一打听,刑侦陶彬是副局长李孝忠的人,陈爸直接找人问了李副局长李孝忠的手机。

    “孝忠啊,我是陈……”

    “哦,陈副市长,有什么指示?”

    “我儿子陈飞被抓的事,你知道情况吗?”

    “您儿子被抓了?我还真不知道,谁抓的?”

    “你手下有个叫陶彬的队长?”

    “哦,那我问问情况,一会给陈副市长你回个电。”

    几分钟后,李孝忠回了电。

    陈爸心说,你装什么呢?陶彬抓我儿子,你会不知道?

    “怎么样?问清了吗?”

    “嗯,问清了,陈飞无证照驾,撞人逃逸,因为这个被抓的,逃逸无视伤者,这个说不过去,受害人家属报案,我们这边可立案,情况就是这样……”

    李孝忠的回答很公开透明,没给陈副市长一点面子的说,就是公事公办的态度。

    陈副市长知道,这个李孝忠有可能是方大书记的人,他说话这么硬声儿,背后是有方书记挺吧?

    这一刻,陈爸沉默了,然后说,“好,我知道情况了,不过,我要说,我儿子才十四,不具备承担刑责的条件吧?”

    “刑责不在14岁范围内,但治安处罚包括年满14周岁的。”

    实际上陈飞是满14周岁的,15虚岁,他正好在治安处罚这个框框里。

    “嗯,你们看着办。”

    陈爸说完挂了电话,他有点后悔自己亲自给李孝忠去这个电话了,关心则乱啊,不应该打这个电话啊,不想人家不给面子,难道是有谁和李孝忠说了什么?让他不惜得罪自己这个陈副市长?

    如果没人给李孝忠腰,陈爸是不会相信他乐意得罪自己的。

    交管部门的定性意见,这时成了笑话,这要是传开了,陈某人的脸面何存?陈爸气的脸都黑了。

    但陈爸马上意识到事态不扩散的重要性,打电话给秘书,马上去医院和丁家人交涉,就一个目的,先息事宁人,等事摆平了,没有影响了,再查背后的人,再找他们算这笔帐,如果查出是自己惹不起的人,也正好做了善后处置,眼下走这一步很关键,不能再麻烦曹二号了,不然只会找骂。

    无疑陈爸的安排是极正确的。

    ……

    丁妤家的事,几个同学都知道了,连薛老师都来了,班委傅铭、王东都来了,罗婷也赶了来。

    其它同学没敢靠近以萧芷为中心的这个圈子,只是在Q群里热议丁妤家的事。

    晚上吃饭时,丁妤跟萧芷方堃他们几个,去医院外面的小饭店,顺便感谢萧方的帮助,丁妈听说事有转机,对女儿的看法大为改观,居然有这么牛的同学,丁妈做梦也没想到他们能办大事。

    本来以为他们是孩子们,遇上这种事束手无策,和人家大人们也没有交情,谁管你呀?

    她悄悄问女儿,才知道是萧芷这个班长出的头,有个叫方堃的同学叫来的警察,还说要抓肇事的少年,晚饭时,陈飞被抓的消息就传来了,丁妈也凌乱了,不是说陈飞是陈副市长的儿子吗?

    副市长的儿子也会被抓?这颠覆了丁妈对社会的认识。

    回到医院,丁妤的弟弟丁勇陪着老爸,这小子才十一二岁,上六年级,虎头虎脑的,但身子骨挺棒,和姐姐丁妤一个高度,

    丁勇也是悲伤的很,他更小,只贫玩,老爸腿断成三截,他都不知因为什么。

    有陌生人找来,问他‘你们家人呢’,丁勇说我妈和我姐去吃饭了。

    床上的伤爸正术后的沉睡中,肿眉肿眼的,打着吊瓶,完全的没有意识,除了腿伤最重,身上多处有伤,头都给裹着绷带的。

    陌生人是陈副市长陈耀林打发来的秘书张望,让他赶紧和丁家人谈判,准备私了。

    只是张望过来的不是时候,病房没大人,只有一孩子和晕睡中的伤员。

    张望秒在楼道里等,终于等到了丁妈和丁妤,一说明来意,丁妈也不知该怎么谈了,毕竟这事有人替他们出面了,怎么谈,出面的人没说,她们也不能乱说,就让女儿给她同学打电话。

    丁妤用老妈的手机给萧芷打电话,说陈家来人了,要谈,问怎么办?

    而萧芷正和方堃、罗婷、傅铭、王东他们几个在一起,准备去什么地方小聚一下。

    接到这个电话,就和方堃说了,方堃决定去医院,谈判私了可以,条件肯定要让对方接受才行,丁家人不知怎么谈,怕说错话,才打来电话的,估计是丁妈让丁妤问的。

    返回医院是方堃萧芷加罗婷、傅铭、王东,全跟着来了。

    张望面对这群少年男女,有点哭笑不得,这就是丁家找来的靠山?开玩笑呢吧?

    其中一个看上去与众不同的少年,直接开口说了一句话,差点没把张望给噎死。

    “条件就一个,你们出200万了事。”

    200万?这是敲诈吗?

    “少年人,你说话做数吗?你没开玩笑吧?”

    “你把话转给陈飞他爸,你又做不了主,问我开不开玩笑?你真搞笑。”

    方堃的态度很悠容,谈笑自若,把张望唬的一楞二楞的。

    不过,这话也呛的张望挺没面子的。

    “你是哪位呀?”

    “我是哪位你别问,你就告诉陈飞家人,抓他就是我的意思,还想玩下去呢,我一定奉陪。”

    好,了不起,你牛。

    张望倒吸了一口冷气,“你贵姓呀?”

    “免贵,姓方!”

    于是,张望没说别的,扭头走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