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090章 Q聊
    萧芷的卧室门敞开着,邢玉蓉在客厅就能看到她卧室里的情况。

    她同意方堃留宿,也不算什么,女儿敞着门和方堃在一起,也是表明态度,我们没做什么的。

    邢玉蓉收拾了餐厨,在客厅和女儿说去洗澡了。

    萧芷哦了一声,就让出椅子上半,让方堃坐半个屁股,她说老妈洗澡最少四十分钟。

    方堃挤着一坐,她就站了起来,让他全坐好,然后一屁股坐他腿上了。

    对于方堃来说,这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群里面有不少同学说曹军目前的状况,听说已经出院了,但可能不能人道了之类的。

    曹军也有在群,但头像一直黑着,只言片语未发过,也不知是不是一直隐着身,不好意思露面,毕竟这次事件,他把以前用一年时间塑造出来的形象和颜面全丢了。

    群管理王东和傅铭,虽以班委的身份,几次提醒大家别谈这事,但也没有听,该谈的继续谈,有的臆测猜想都没边了,N个版本在传扬那件事。

    而这一时期,一向活跃的班长大人萧芷也似消失了一般,和曹军一样不出来澄清某传闻。

    有一些偏向曹军的同学说,曹萧两家都议婚了,更说曹的伤不会影响人道,而萧家也将因此事对曹家做出补偿,就是让萧芷和曹军在一起,毕竟他们门户登对。

    实际上曹军老妈王慧也不止一次和邢玉蓉联系过,就两个孩子的问题进行深入交流。

    邢玉蓉就纯熟应运一个‘拖’字诀,把曹军拖的出院,再拖的完全康复,拖到不能拖的时候再说嘛,孩子们还小,有些事不能急,慢慢来嘛。

    她既不拒绝,也不答应,就把王慧吊在中间,让她进又进不了,退又退不去。

    把曹家人的情绪都拖淡了,拖的没有火气了,真就是拒绝了他们,也没刚发生事时的恼怒了。

    这种处理方式叫人挑不出毛病来,王慧心计虽深,但遇上邢玉蓉这么聪明的人,也无计可施。

    曹军呢,的确在隐身,他没脸在群里发言,但呆在医院期间,也就是个抱着台本上网,也多次给萧芷的Q留言,说那天好冲动,说了不该说的话,道歉之类的。

    但是萧芷的Q就不回复他,一直就是黑乎乎不抖晃的状态,等的曹军心花谢了又开,开了又谢。

    拉着方堃坐在电脑前的萧芷,打开曹军发来的留言让他看,以示清白。

    “你看好了,人家可没回过他半句话哦。”

    萧芷逼着方堃看,又道:“你也别听同学们瞎说,说我和他以前上学拉过手什么的,那是十岁以前的事,十岁以后就没有过,”

    方堃看了曹军的留言,无声一笑,这家伙脸皮挺厚的,倒是有追女孩子的优质潜力,只可惜萧芷这朵花已有了‘主’,他曹军是不是牛粪也没关系了,总之萧芷肯定不会‘插’他。

    对于曹军的伤,方堃不甚了解,问,“你真踢断他了?”

    “嗯,我妈去医院看来着,回来和我说,曹军海绵体断裂,虽经手术能治好,但多多少少会留下一些后遗症,肯定和正常人是有些区别的。”

    “看来你那一脚威力够大,差点把小曹同学给废成太监啊。”

    “厉害吧?”

    萧芷哧哧笑着,似对那一脚没多少懊悔,谁叫曹军骂她‘贱’货呢?踹他是有正当理由的。

    方堃笑道:“对此,我表示蛋蛋的忧虑啊。”

    “放心啦,不会对你这招。”

    萧芷挤了个媚眼儿给他,坐在他腿上的身子还晃了晃,一付任你占我便宜的心甘模样。

    一般来说,被你泡到手的女孩子就是这样,为你妩媚为你种种……反之,蛋疼事件就可能暴发。

    “对我用这招?谋杀亲夫啊?”

    萧芷回过头,在他脸上轻轻啄了一口,然后道:“敢背叛我,会用比这招更狠的对付你。”

    方堃心里直抽抽,菊都收的很紧,龇了一下牙。

    他还没表态,萧芷就跟了一句,“我会盯着那个姓秋的寡妇。”

    真没想到,萧芷的敏感达到这种高度,方堃都有感头皮发麻,刚被她坐在腿上的小臀晃的有点感觉的反应也立即消褪干净。

    “真没用,这就给吓蔫了?”

    感情萧芷对方堃的反应有清晰的感受。

    “我只是在表达对你敬畏的态度。”

    “乖哦,别给我整治你的借口啊,被恁的哭爹喊娘时求饶也没有用呢。”

    虽说是赤果果的威胁,但真的不敢小觑,这丫头不象和你开玩笑。

    想到她踹曹军那一脚的果断,方堃就感觉牙很酸涩。

    这妞儿,也是个狠角,似乎不比京城来的魏冰差多少,那就是一个狠人,而且更瞧不上自己。

    不知为何在这时想到魏妞儿,方堃心下有点戚戚蔫。

    萧芷虽坐在方堃腿上,但一直关注着卫浴的动静,看时间差不多时,就起身出去转了一圈,假装给方堃弄来杯水喝。

    果然,在老妈出浴之后,没给她和方堃更多单独相处的时间,叫她过去睡觉了。

    临走时,邢玉蓉叮嘱方堃,把门从里锁一下,省得芷芷半夜窜了窝儿。

    知道芷芷不会再过来这边,方堃才输入自己的Q号登陆。

    不是有什么特殊的隐秘,只是Q里确实有一些联系人,不想让萧芷看到与她们的记录,如魏冰。

    想谁谁来,刚登陆,魏冰的头像就在晃动。

    方堃点开一看,应该是一两日前的留言吧,这几天他都忙,没功夫上QQ呢。

    ‘姓方的,上来时M我一下。’

    这是魏冰的留言。

    反正也没什么事,现在刚九点半不到十点,一般恋网的人在这个时间不会睡觉的。

    方堃就打了一串问号给魏冰发过去。

    未几,魏冰的头像就亮了,回过了一句话。

    ‘我还以为你死了?’

    ‘你不嫁我,也不用盼我死吧?咱们间有这么深的大仇?’

    ‘我是很奇怪,你这种天天挂在网上的人渣,居然几天不上网,在做什么坏事?’

    ‘做什么不需要向你汇报吧?有事你就说事,别扯没用的,影响我泡妞儿。’

    ‘你也就这点出息了,泡妞缺钱不?我替你支付点?’

    魏冰开始嘲讽挤兑方堃。

    ‘笑话,我泡妞儿还用花钱啊?哥哥我貌赛潘安,气死宋玉,亮出家什来,西门大官人也羞死啊,倒贴的都能排到京门地铁站了,你说那些话,我真有点听不懂,嘿嘿。’

    换过是别人,方堃就会很含蓄,但面对这个魏冰,他就是一付玩世不恭的嚣张态度。

    反正在魏冰眼里,他就是那样的,装不装也没用。

    ‘嘁嘁嘁!’

    魏冰一连打了三个嘁字,表达她的鄙夷。

    ‘没事的话,我撤了啊?’

    ‘你敢?开视频,我看看你在哪?’

    ‘我在哪,关你毛事啊?’

    魏冰不回话,直接邀请视频,方堃就拒绝,一连三次,他都拒接。

    ‘我再发一次,你还拒接,我明天会出现在中陵市。’

    这个威胁还是有用的,第四次邀请过来,方堃接受了。

    视频中,两个人都看到了对方。

    魏冰的绝秀颜值足以媲美萧芷,只是两个人风格不同,萧芷是清秀绝尘,魏冰是高贵崇上。

    没错,魏冰的女王范儿十足,贵气逼人,美眸中有一股蔑视世间一切的尊傲,似唯她至上。

    大该是看清了方堃视频中的景况,相信他在甘妞儿香闺了。

    ‘妞儿呢?’

    ‘洗澡去了,一会开战,嘿嘿。’

    方堃故意无耻的说。

    ‘那就开着视频呗,这个视角正好,能看到床上,我给你这人渣打打分,看是否外强中干?’

    ‘呃,魏大小姐,你还有这嗜好?’

    ‘网路这么发达,随便打开就有‘肉’容,我要没见过,那才稀罕呢。’

    ‘也是啊,不过,我没给你现场直播的义务吧?’

    ‘我可以成为你VIP会员呀,我知道你缺钱,泡妞是很废钱的,那些容易泡上的妞儿,没一个不缺钱的,你扯什么倒贴,她们又没毛病,会贴你?要说我贴你点,还是有可能的,开价吧?’

    魏冰十分自信的模样,好象吃定了方堃。

    方堃也知这魏大小姐有钱,私房小金库也有至少上千万的积蓄。

    一直就受这丫头的气,方堃心里有些不平衡,有机会耍她一下,倒不是不介意用什么方法方式。

    ‘好啊,脱一件是一件的钱,你款子准备好了吗?’

    ‘你身上一共几件?’

    ‘T恤、裤子,内裤,鞋袜算赠送的。’

    真够无耻的,能说出鞋袜赠送这种话。

    魏冰倒是不在意。

    ‘来,把卡号发过来,本小姐给你过帐。’

    方堃也没犹豫,就把老妈给的卡号给她发了过去。

    未几,魏冰发言过来。

    ‘上网银查一下吧,20万划过去了。’

    ‘呃,这么大方?’

    方堃有点不信,登陆了网银一查,果然,一分钟前有过帐20万,除了魏冰肯定没别人。

    ‘脱吧,T恤5万,裤子5万,内裤10万。’

    魏冰是纯心买方堃的‘丑态’,以留作把柄,自然就不差那几个小钱的。

    她这是给方堃挖坑呢。

    可方堃有那么傻吗?当然没有啦。

    ‘哇,这么值钱啊?你也信我?’

    ‘咱俩认识几多年了?我能不信你?你是个人渣,但说话还是算数的,脱呀。’

    ‘我说话肯定算数,你花这么大价钱,我也得保证你眼睛你上的享受不是?为了确保你的利益不受损害,未完交易,双方见面再续,我得叫你亲眼目睹,让你这钱花的实实在在,你说对吧?’

    魏冰翻了个白眼。

    ‘我现在就要看,你给我脱。’

    ‘这种交易,必须得见面呀,我得对你负责,让你觉得物超所值,一分钱一分货。’

    ‘你这死渣子,你玩我是不是?’

    ‘哎哟哟,我敢玩你魏大小姐啊?开什么玩笑呀。’

    ‘你到底脱不脱?’

    ‘怎么个意思?要‘果’聊啊?谁怕谁,来一起脱。’

    这家伙的无耻,已经把魏冰气懵了。

    ‘姓方的,我会叫你后悔的。’

    丢下这句回复,视频关掉,魏冰头像黑了。

    方堃嘿嘿一笑,我怕你啊?你咬我呀?

    那一世与魏冰有些交集,也限于学生时代,后来再无联系,所以记忆中没有魏冰以后的情况。

    也就是说,那一世与魏冰的交集是没有任何结果的,这一世更无法预料。

    纯就相貌而论,魏冰真不输于萧芷和秋之惠,论家势更是与方家平起平坐,萧秋是不能比的。

    前半生一切都好的女人,后半生未必就顺风顺水,有可能多劫多厄呢。

    方堃压根没多想,关Q睡觉喽,又有20万入帐,这钱赚的爽就一个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