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法之妖孽符神 > 第0088章 失惊
    萧芷打来电话时,方堃正行出文庙步行街,在大街上拦了个出租车刚上去。

    “我妈问你,要不要来我家吃饭?”

    “那当然要了。”

    方堃回答的那叫一个干脆。

    正琢磨着自己去哪呢,这不是瞌睡给了个枕头的好事吗?

    直到目前为止,方堃还没有回家的想法,因为老爸和他较着劲儿呢,他也在等老爸的电话。

    “你倒是不客气呀?”

    “那是,我跟你还客气什么?何况是阿姨想我了,我能不过去吗?”

    “美的你,诶,路过买点熟R,我想吃R。”

    “没问题。”

    让出租车司机去省委大院,路过某菜市时停一下,买点熟肉。

    等方堃赶到省W大院时,已经七点钟,不过夏天这阵天还亮着,没黑下来呢,他就尽量靠着墙下边走,好象怕谁看见似的,以往回家也是这么诡诡祟祟的,跟做贼也差不多。

    实际上初一那一年,他基本不回大院,老爸安排李孝忠给自己找的房子住的,不叫自己熟受优越的高G子弟待遇,为此,老妈颇有微词,对姐姐方婊就不是这个样,说女儿要高调富养。

    那会儿,老爸这么安排还挺对方堃的胃口,他正愁回家被管着,哪如在外面没人管来的爽?

    放暑假时,住过几天医院,那房子就暂时没去,而且在方堃记忆里很模糊,他都想不起来。

    这阵儿入了大院,有种回家的感觉,又怕撞见谁似的。

    可越怕撞见谁,就越能撞见个熟人。

    “诶诶,小子,你怎么个意思?走个路缩头缩脑的,做什么坏事了?”

    一辆豪车从身左的道路微超,车速放缓,几乎要停下来,车上的人对方堃就喊了这么一句。

    呃,方堃扭头一看,这驾车的人还算熟,但回魂之后还真没见过,在记忆中算遥远的一个,谁啊?老舅,老妈最小的弟弟,苏辽。

    老舅苏辽年约三十三四的模样,很有一种优容的气度,老总也不是白当的,积威日久,身上就形成了一股特殊的气场,人又长的英帅挺拔,极具男子气慨那种。

    副驾席上一美妇,正是苏辽老婆杜月莲,对小舅妈杜月莲,方堃也是有印象的,她们杜家在省城中陵也算有些名望的。

    为什么方堃对杜月莲印象会深些呢?她有个堂弟叫杜鹏,正是曹军的损友,跟着那货一起和方堃对立来着,所以方堃对杜家人印象要深一些。

    杜月莲也是比较冷淡的态度,她知道丈夫这个外甥很渣,不被其父母看好,尤其他老子对他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恼愤心态,总算得儿子不争气,很不待见他,大姑姐是对儿子好,但就是娇惯。

    人要是不成器,亲戚又或外人,都会低看你一眼,尊严是自己赚回来的,不是别人给的。

    方堃似乎有些不习惯自己现在的身份,回魂后没见过的人,乍见第一面,有种意外陌生感。

    “啊,老舅,你这是……”

    方堃脚步没停,因为老舅的车也没停,只是极慢的在移动。

    “我来看看你老M我姐姐,咋?不能啊?你小子去哪野了?手里拿的什么?”

    “呃,我买了点R,”

    方堃把手里的塑料袋晃了晃。

    他还不怎么乐意和车里的人边走边说,双方都有感别扭。

    “哦,这样,我先进去,你慢慢的走,后面有车上来了,不能挡人家的路。”

    老舅苏辽说着,微点油门,车子就提速了。

    自始至终,小舅妈杜月莲和方堃好象俩陌生人,就没有半句交流。

    车子在前面拐弯,苏辽从后视中里看到方堃居然过了路往北去了,他有点没明白,这小子不回家啊?他家在南面呀。

    没想更多,苏辽就对老婆杜月莲道:“你也不跟方堃说话?”

    “我跟他说话?他一个小辈,都不懂得跟舅妈打招呼,我凭什么先理他?”

    苏辽倒是知道妻子对方堃有些看法,但也不至于这样吧?

    “你看你这人,他毕竟是我姐的亲生儿子,我姐夫再怎么着,还能把他如何了?那是亲儿子啊,你这个态度有点问题。”

    “有什么问题?有多大问题?自己父母都不待见,指望别人捧着他啊?还有你姐,能不能帮我哥说句话?咱们这几天来了好几次了吧?你姐吐口了吗?说什么你姐夫有考虑,就拿这句话推,这还算亲戚吗?外人也不过如此。”

    杜月莲冷淡,原来是有原因的。

    苏辽皱眉道:“让谁兼这个J长,我姐夫肯定有考虑的,而且对提你哥,他有顾虑,因为你平时在外面都宣扬遍了,说什么我丈夫是谁谁谁的小舅子,你说明儿你哥坐了那位,你说这别的人怎么看我姐夫?哦,专用亲戚啊?”

    “怎么了?谁敢说个什么?你姐夫是谁?怕他们干什么呀?”

    “你知道什么?你懂多少?我姐夫心里怎么想,我都不知道,总之,这事不能急。”

    杜月莲白了老公一眼,“我懂那么多,我当S记去了,哼,我就想知道你姐夫提不提我哥?”

    “你哥,不是和曹那边走的近?想上让那边说话啊,我姐夫这边不反对也等于帮忙了啊。”

    “你这不是废话?我哥能和老曹直接对上话,还用找你姐夫干吗?”

    苏辽把头扭正,继续驾车,也懒得说了。

    杜月莲见丈夫把脸耷拉下来,也就不敢再呛声了,柔声道:“你和你姐好好说下呗?”

    “有些事不是你相怕那么简单,我姐夫不为难的话,我想信他乐意帮我们,但眼下这情况,我看他不太好说话,秋东山亲自去的市J整的这事,当天正赶上田某人出事,太巧了,巧的好象有人故意安排的,这涉及到一些内幕的,不是我们能想象的,我会探一探我姐的话,你别给我乱说啊。”

    苏辽叮嘱着,怕老婆嘴快,说了什么话惹得姐夫姐姐尴尬。

    ……

    方堃拎着R窜到北面,省W大院分南北,大路之北这边是S府的中层和公务员居多,南边大都是中层以上的高G,包括一些离退休老G部们。

    到了北面这边,就不怎么怕被谁看见了,因为这边人多也杂,参插不齐,有的都互相不认识。

    他直奔萧家,上楼后也没遇上什么人,等进了家才松口气,确实好象做贼。

    萧芷接过肉还嗅了下,赶紧跑到厨房给老妈。

    方堃就换了拖鞋入来,在厨房里,邢玉蓉就让方堃随便坐,“饭很快就好,方堃你歇一下。”

    他这边应了一声,也没凑到厨房去,萧芷出来看到他都坐沙发上了,就皱了皱琼鼻。

    “大爷,你还真坐呀?”

    这丫头阴阳怪气的。

    方堃翻了个白眼,“我是客人,当然坐啦。”

    他小声说着,怕给邢玉蓉听到似的,实际上邢玉蓉真听到了,她仍受益于那日两道符的贯体。

    但是那种清晰的六识反应灵敏,在这两天开始衰退,让邢玉蓉心里很不是滋味呢。

    萧芷就晃了晃小拳头,跪在沙发上,和方堃保持一定距离,怕老妈探出头看到就惨了。

    “给客人倒点水喝呀,懂不懂礼貌?”

    方堃更小声的说。

    萧芷俩眼瞪的溜圆,嗔道:“你再说一遍?”

    厨房里的邢玉蓉听到这里,抿着嘴无声一笑,还真是俩孩子,挺逗的。

    “倒点水,要茶水。”

    方堃慢条斯理的道。

    瞪着俏眸的萧芷翻了个白眼,脑袋无力的一歪,“我认败了,居然碰上你这种厚脸皮。”

    她真起身去给心上人沏茶去了,就这丫头,还会沏茶?

    邢玉蓉都要苦笑,偷眼朝餐厅望了下,女儿在餐桌那里研究茶叶桶和茶壶呢,不容易啊,这位家里的小姑奶奶,何曾干过一点家务?都不知她能把茶沏出什么味来?沏成什么样子?

    方堃没去看萧芷沏茶,而是在想老舅两口子来家的事,尘封的记忆又打开一个支流,那一世小舅妈和自己的父母闹了点意见,就是因为老爸不帮她们曹家,没提拔她堂哥杜某人上位。

    她堂兄杜某人正是杜鹏的老爸,这一点方堃心里很清楚。

    现在老舅两口子往自己家跑,八成是为了这个事,因为田某人事件,J长位置至今空悬着。

    最近都不知有多少人在忙着跑上跑下,都盯着这个位置吧?不够资格上的也盯着,够资格上的更死死盯着,尤其局里那些副职们,都在上窜下跳呢。

    记忆中,后来这个位置好象是……咦,琢磨到这,方堃扭过头望向厨房。

    他想起来了,中陵市上来一位铁腕女J长,不正是在厨房做饭的邢玉蓉吗?

    话说,谁想争过这位也不容易啊,人家公公是华青的老萧呢。

    也不知自己的回魂是不是会改变那一世的一些事,邢玉蓉虽上了位,但是老萧后来调到京城去,有人就拿他儿媳当了J长的事来说,说老萧不拘一格用人才,举贤不避亲,就用儿媳妇,这话看似在夸人,实际上是在恶心老萧,为此老萧心里也挺郁闷的,就因为这个事被炒的沸沸扬扬,他也提前回了家。

    如果是老萧离开了华青,邢玉蓉才上来的,那就没有这个说法了。

    记忆在脑海中淌过,方堃想到了今生自己该做点什么。

    这时,邢玉蓉手机响了,她从厨房里跑出来,抹了抹手就接电话,嗯了嗯几声,又推说我不适合吧?但说着话时,熟美的脸庞也涌起心动的神色。

    很快就挂了电话,她没忙着进厨房,而上走到沙发这,和方堃坐一起了。

    “方堃,你说阿姨要是去市局,合适不?”

    “不合适。”

    方堃回答的直接了当。

    邢玉蓉楞了一下,蹙眉道:“为什么?”

    “因为萧芷爷爷是华青萧。”

    邢玉蓉沉默了。

    “阿姨,我害谁也不会害你呀,就是现在这个位也不是很合适您,危险不说,受相当多的利益群体盯着,就现在这个‘墨龙’就和京城沈氏有些关系,沈绪这个人,您知道吗?”

    “沈绪?”

    邢玉蓉不由一震,她当然知道沈绪,“他在墨龙背后?”

    方堃微微点头,“不是在背后,他有可能是墨龙发起核心人之一。”

    “什么?”

    邢玉蓉不由一阵的头皮发麻,墨龙若有沈绪这样的人在里面撑着,省刑侦怕也伤不了它的筋骨,查到一定深度也会撞上巨大的阻力,沈绪代表沈家,他可不是什么摆设。

    “方堃,你和阿姨说,你怎么知道这些的?怎么知道沈绪这个人?”

    邢玉蓉不自觉搂着方堃的肩头,象搂着她自己的孩子那么亲切,实际上是一种说隐秘话时的姿态,哪怕家里就只有萧芷了,但这个姿态也体现了所谈之事的非同小可。

    方堃也低声道:“那个打入墨龙的人,就是沈族的,之前她算沈绪的人,现在被我收服。”

    邢玉蓉张了张嘴,秀眉还是拧上了,几乎蚊声道:“你觉得,我们斗得过他?”

    方堃笑了,“我不是要把他怎么样,我就是要斩断他伸入华青的触须,把墨龙清除掉,他就失去一条膀子,他那些灰色产业也将失去滋生的土壤,那时,他不离开华青也没有意义了。”

    “方堃,你想简单了吧?他不单只靠灰色产业,沈家在省一级的面上也是能说上话的,谁不卖分面子?”

    “那方面倒不需要阿姨你们去操心,自然有人应付沈家。”

    这话又叫邢玉蓉楞怔了,“方堃,能告诉阿姨,你家大人是谁吗?阿姨感觉你很不同呢。”

    “我要说了,阿姨你不会因为之前我没提过而生气吧?”

    “怎么会呢?”

    方堃也知道,到了这个时候,再不说自己家人是谁,邢玉蓉都要对自己更疑惑了吧?

    “我爸是方敬堂。”

    “啊,方大S记,这是不是真的呀?”

    邢玉蓉失声,俩眼瞪的老大。

    真是怎么想也没想到,方堃会是方敬堂的儿子,赫赫方家的嫡子。

    半晌,邢玉蓉才点了点头,“也难怪你有这么敏锐的ZZ嗅觉,原来是方家的子弟。”

    萧芷这时过来了,把茶荧放在茶几上,“妈,什么方家子弟?你们在说什么?诡诡祟祟的,还搂的这么紧?老妈,也搂搂女儿,我吃醋了。”

    这丫头不是吃老妈的醋,而是吃方堃的醋,谁叫老妈搂着他肩膀,好象把他当自家孩子了。

    邢玉蓉拉她过来坐下,“你和方堃聊,妈去做饭。”

    临走时,邢玉蓉好似还未完全接受方堃说的事实。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