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北宋的无限旅程 > 第108章 阻碍中再现新作
    中国画和西洋画有很多不同之处,从画法到色彩风格都有极大的差别。

    此时殿中诸多画师都用的墨汁,所以远观之下,画卷上尽是一片墨色绘制的景物。

    在场众臣及画师得到张择端的指点后,依次来到李南的画前,盯着画面上那个指头大小的宦官细看,很快大殿中就传来了阵阵惊呼。

    中国画和西洋画有很多不同之处,从画法到色彩风格都有极大的差别。

    传统的中国画更倾向于写意,在宋朝时才有所改变,而西方画更多崇尚写实,而李南就在自己的这幅画中用上了后世的超写实绘画技巧。

    刚才在李南跟其他画师比试的时候,因为时间过长,所以赵佶和许多大臣,都拿起桌上的瓜果零食消磨时间。

    李南的这幅画里不但将刚才的场景全部画出来,而且还将随侍小宦官手里托盘中那些果核、果皮和甜瓜子壳,等极其细小之物都画了出来。

    张择端能在画卷里描绘出上千人物,确实技艺非凡,但是李南将画中人物手里的杂物,也画的清晰可辨更是难上加难,所以他才会当众认输。

    见到众人纷纷惊叹,赵佶一锤定音道:“李南已经达到画中细微极致的巅峰,本场他为第一毋庸置疑!”

    面色难看的赵挺之不敢多言,再去触怒官家赵佶的兴头,只好心中愤怒的回归本位,继续观看第二场的比试。

    第二场赵佶并没有让其他人出题,而是按照翰林画院的惯例,直接命人将一卷白绸抬到殿中。

    这白绸写满了各种名家诗词,上面另有丝绸覆盖遮掩,每个参加比试之人需要自行选题。

    一待选好题目之后,便会撤掉遮掩之物,众人就需要按照自己抽到的诗词来作画。

    这种比赛不只是考验画技,还需要一定的运气和诗词领悟能力,否则连诗词的含义都搞不清,那又谈何作画呢?

    听到赵佶果然要用翰林画院的传统题目考校李南,赵挺之连忙冲着画院侍诏吴元德使了个眼色。

    吴元德微微带笑点头,示意自己全都安排好了。

    世上没有什么绝对的公平,更何况李南的敌人是大宋的宰相呢?所以他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别的画师抽到的都是比较简单的题目,例如:“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而李南抽到的却是唐代诗人贾弇的五绝《孟夏》中的两句:“蜃气为楼阁,蛙声作管弦。”

    这道题目看似简单,但是画师想要在作品中表现出蛙声来,又不落俗套,实际上极为艰难。

    皱着眉头看着这道题目的李南不知道,其实到了他选择的时候,白绸上这一大段全都是吴元德为他精挑细选的诗句。

    除了这首描写蛙声的题目外,还有更为艰难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众画师拿着自己抽到的题目后,迅速的返回座位,毕竟时间不多,大家稍稍思索,便连忙动笔画了起来。

    李南深知自己的虚实,要说写实技巧上,可能在场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但是要画出意境来,就比较有难度了,毕竟他抽取到的春宫画技巧,着重的是细致的表情和各种姿势。

    这一场由于试题的缘故,所以众人都采用了粗笔写意画法,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诸画皆成。

    这些翰林画院的顶级画师们,整日在这院中闭门造车,头脑不免有些禁锢,所画着无不是照本宣科之作,崇尚‘不仿前人而物之情态形色俱若自然’的赵佶看完之后,略微有些不太满意。

    而来自后世的李南,头脑灵活,并没有傻傻的去画青蛙奋力鼓噪的情景,而是用简略的笔墨描绘出另外一番景象。

    在远山的映衬下,从山涧的乱石中泻出一道急流,落入潭中后雾气昭彰,数只蝌蚪在潭水中游动,虽然画面上不见一只青蛙,却使人隐隐如闻远处的蛙声。

    看过了所有画作之后,殿内响起了纷乱的争议声。

    蔡京一系的官员自然支持李南获胜,赵党和不少朝臣,却都认为李南的画技并不如其他画师。

    不过这些人说的再多也没有用,赵佶在看过此画后,赞道:“李南大作,画中有画,画外还有画,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声情并茂,惜墨如金,上好之作!”

    眼见得李南连胜两场,若是他再赢一次,就可以对官家提出要求,赵党之人心中无不担忧。

    如果说是其他的朝代,或者是宋朝其他的皇帝在位,那李南这种才子就算被官家认可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的作为,不过就是个不得势的佞臣,幸臣而已,但是现在的皇帝却是只爱玩乐的赵佶。

    如今的掌管东京军事大权的殿前都指挥使高俅,原本只是苏轼的小厮,就因为蹴鞠的本事出众,被赵佶看重,不久后就坐上了实权高官。

    还有善于修建园林的朱勔、喜欢巧言献媚的王勔、会演市井**之戏的蔡攸、熟习市井猥鄙之事,能街市俗语编为词曲演唱的李邦彦等等……

    这些赵佶曾经的玩伴,如今不少都身居高位掌握大权,现在不光是赵党之人,就连其他一些中立朝臣都不希望官家的身边再出现另一个奸妄之徒。

    朝臣们想归想,担忧归担忧,但是他们无法动摇赵佶的意志,所以第三场比试还在继续。

    这最后一场比试赵佶亲自出题,提起笔来,用他独创的瘦金体在纸上写了一个“真”字。

    宋徽宗赵佶虽然在政治上昏庸无能,却是一个颇有才气的画家和书法家。他的绘画,工细严谨,追求细节的逼真,能自成一格,因此他对画作中的真和细最为看重。

    翰林画院的众多画师早就知道官家的风格,而且以此命题也有多次,所以不需多想,或是重画旧作,或是绘出新作,齐齐动笔。

    李南稍稍思索了一番,在脑中记忆中寻找了一下需要的东西,旋即也快速提笔画了起来。

    这场比试耗时最久,直到将近午时,才有人陆续完成了自己的作品。

    赵佶带着诸臣细细欣赏,除去那些平庸之作外,只有苏汉臣的画作最为精彩。

    苏汉臣擅画佛道、仕女和儿童,在画院中以人物逼真著称,这次他画了一副《婴戏图》。

    庭院中姊弟二人围著小圆凳,聚精会神地玩推枣磨的游戏,不远处的圆凳上、草地上,还散置著转盘、小佛塔、铙钹等精緻的玩具。背景中一块笋状的太湖石高高耸立,造型坚实挺拔,周围则簇拥著盛开的芙蓉花与雏菊。全画极端细腻、写实,堪称古代写实主义的典范之作。

    本来众人看完苏汉臣的画后尽皆惊叹,可是当李南的画作出现后,青云殿内顿时鸦雀无声……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