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北宋的无限旅程 > 第104章 前来借种的倭女 (新书求支持)
    古往今来有一番作为之人,必有大心胸大气魄,还有要狠辣的手段。

    赵挺之这番话虽然说的隐晦,但是在场众人都明白其中的意思,简单的说,就是不为我所用,必为我所杀的意思。

    党魁赵相公既然发话,其他人自然要按照这个思路想办法。

    如今李南声名鹊起,已经入了当今圣上的眼中,他又和蔡家关系密切,明面上动他肯定不行,所以就只能暗地里下手了。

    见到众人望向自己,神卫军右厢都指挥使徐恒,面露难色的说道:“我麾下虽有万名善战的精锐士卒,不过要在东京城内调动人手,必然瞒不过殿前都指挥使高俅。”

    赵挺之思索片刻,捋须道:“高俅跟边军刘家关系密切,虽然不属蔡系,自成一派,可是要想说动他,恐怕我们也要付出不少的代价。”

    随后众人纷纷发言,不过这些官员捞钱是把好手,平日里惯用陷害同僚的手段,又在只有闲职的李南身上使不上,竟然都有些束手无策。

    才疏期大的谏议大夫李格是,一直看王孟长不顺眼,此时见到他坐在下首微笑倾听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开口说道:“王孟长,我等俱为赵相公分忧,你为何不发一言?”

    王孟长冲着众人拱手说道:“诸位平日关心国事,小子自然要多多聆听各位大人的教诲。不过要说起对付李南,我倒是有几个不成熟的办法。”

    厅中诸人虽然都拿蔡京一袭视为仇敌,但若是蔡京真的复职,别人还可以重新倒戈,唯有赵挺之这个蔡系叛徒,必定死的苦不堪言。

    所以这位赵相公才会打击一切跟蔡家有关系的人,防止蔡京东山再起,此时听得此话,连忙说道:“孟长,快快讲来。”

    王孟长淡然说道:“李南入的圣上之眼,不外乎是他战败了周提举夺得词坛第一人的称号,所以只要有人能在这方面胜过他,打破了他的文名,那此人也就不足为患了。”

    这话说完后,众人齐齐望向周邦彦,只见他摇头说道:“当夜我确实有些急躁好胜,可事后我重新观看体会了他那两首新词,不得不说确实胜过我一筹,而据我所知,无人可以在这方面胜过他。”

    虽然这番话有些涨敌人的士气,灭自己的威风,不过周邦彦所说确实有理,苏轼等人故去后,文坛凋零,并没有什么新的诗词大家出现,否则周邦彦也不会被捧成词中之冠。

    “周提举,那你认为在书法一道上,可有人是李南的敌手?”

    “李南的书法,结体俊美婉媚、用笔娟秀流转,秀润中见遒劲,端美中见灵动,前所未见,可以说自成一家!”

    能得到周邦彦如此称赞,虽然没有见过李南的书法,不过大家心中都已经知道了,这是位诗书双绝之人。

    年龄跟自己相仿,在诗书上的造诣如此之高,这更激起了王孟长心中的暗忌之心,当即再问道:“那他总不会还精擅绘画吧?”

    周邦彦踌躇答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猜想李南如此年纪,既然在诗书两项上都如此高明,恐怕没有余力去钻研画技。”

    “好!”

    王孟长抚掌笑道:“既然他不擅绘画,那我们就从这点上入手,打破他的文名!”

    周邦彦和在座诸人都不解其意,坐在首位的赵挺之也开口问道:“孟长,那李南的文名都立足于诗词之上,你又如何用绘画打败他呢?”

    王孟长微笑解释道:“官家喜好众多,最看重者就是绘画。所以我等只要命人四处宣扬李南的画技了得,让所有人都先入为主,到时候官家发现李南并不会绘画,只是一个骗子,那会出现什么状况呢?”

    赵挺之恍然道:“哦,原来孟长用的是捧杀之法!”

    世上每个人都不喜欢被欺骗,当求才若渴的皇帝赵佶发现自己受骗之后,那李南就犯下了欺君之罪,就是不被当场处死,恐怕也会被剥下一层皮,这王孟长的计谋实在阴狠。

    能当上高官之人没有几个君子,对待敌人下手都唯恐不重,计议已定后,马上就派人在***闹之处宣扬起来,甚至就连皇宫之中,也有太监侍女传播李南诗书画三绝之事。

    而此时在宅中安居的李南,还对这针对自己的暗流毫无所知。

    李南本想清闲度日,享受安逸的北宋盛世时光,可惜自古有云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自从他新进成为词坛第一人之后,前来结交,邀战论文的文人就越来越多,让人有些不厌其烦。

    被逼无奈的李南只好命护卫用弓弩威胁,这才吓退了那群如同苍蝇般扰人的才子文人。

    这天傍晚时分,李南正跟潘金莲和孙二娘在后院大树下的石桌上,玩着来自后世的斗地主,却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

    张昊隔门禀报道:“大官人,门外有客前来拜访!”

    李南不耐烦的说道:“难道又是什么那些狗屁文人?告诉他们,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一概不见!”

    张昊离去之后,李南甩掉手中的一条小顺子,得意的冲着潘金莲笑道:“哈哈哈,小美人你输了,晚上我可要试试你的后庭花了!”

    潘金莲媚眼如丝的腻声说道:“一切都依官人……”

    正在李南思索晚上该玩什么闺房花样之时,张昊竟然去而复返,高声说道:“大官人,门外来客不走,她们坚持要见你。”

    李南无奈的打开院门,对张昊说道:“那些文人胆子小的很,你们放箭吓一吓他们不就好了。”

    张昊面有难色的说道:“大官人,这次的访客是一群来自倭国的女子,放箭恐怕有些不妥吧?”

    “倭国女人?”得到张昊确认后,李南倒是生出了几分兴趣。

    在后世看多了来自日本的动作片,可是却没有机会跟日本女人实际操演一番,也算一种缺憾,当即兴奋的说道:“走,咱们去看看!”

    看到陆续从马车上走下来的十多个日本女人后,李南顿时合不拢嘴,而且他不是被惊艳到了,却是被惊吓到了。

    这些日本女子因为脸上敷满了白粉,眉毛上涂着墨汁,所以看不清年纪,不过从她们露在外面的双手的细腻程度上来看,应该年纪都不大。

    现在天气还未转凉,可为首的日本女人的身上,至少穿着十多件颜色瑰丽的衣服,她慢慢的挪到李南的面前后,深深鞠躬后,轻声细语的说道:“小女子藤原幸璃,见过李大官人。”

    “唉!”一心想要看看日本美女的李南,失望至极的叹了口气。

    华夏毕竟是礼仪之邦,虽然李南看不上这些面貌惊悚的日本女子,但还是礼貌的邀请他们来到了客厅就坐。

    这位藤原幸璃通晓中文,简单的诉说来意之后,再加上万事通刘顺在一旁讲解,李南终于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原来这些日本女孩是来大宋度种,说直白点,就是来借种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