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北宋的无限旅程 > 第36章 看谁更嚣张
    李南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

    缓缓睁开眼睛,感受着怀里的软玉温香,不由心生热火,不过想到自己的小娘子昨夜还是初试**,只能怜惜作罢。

    温柔着注视怀里的庞秋霞,李南想起两个人初次见面的时候,她彪悍的就像一头母兽,挥刀就要砍了自己。

    没想到世事无常,一番阴差阳错之后,她这个武功了得的摩尼教反贼,竟然会做了自己的娘子。

    轻轻的给熟睡的庞秋霞盖上了薄被,李南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听到他洗漱的声音,在厨房忙碌的嫂嫂喊道:“二郎,你起了,那赶紧吃饭吧。”

    “呃...再让秋霞睡会,咱们先吃吧。”

    芸娘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毕竟这小楼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太好。

    吃着早饭,李南注意到嫂嫂芸娘的气色有些不对,连忙关切的问道:“嫂嫂,你怎么了?”

    黑着眼圈的芸娘,自然不好说是你们昨晚闹得太欢,欢愉的声音太大,扰的自己彻夜未眠,只得轻声说道:“大郎病情一日重于一日,我心中担忧,所以有些困乏。”

    自家大哥身染绝症,这件事无人可解,李南也只能安慰几句,嘱咐她过一会去补眠休息,全没注意到嫂嫂发红的脸颊。

    此后数日,李南的日子过的安稳平静,白日里要么在县衙处理公务,要么就去城外过跟那些厢兵一起训练。

    至于晚上的时光当然不能浪费,凡事有了第一次之后,那第二次就容易许多,庞秋霞和李南夜夜激情亲热,导致芸娘的气色也越发的不好。

    两女每日在家的时候,就商量过些时间大婚之事,街坊潘氏和王婆也总喜欢过来出出主意,不过李南一直对媚意横生的潘金莲不假辞色。

    这阳谷县算起来也不大,何况大宋青楼赌馆都是合法的产业,所以平日里也没有什么大案发生,也就是一些打架斗殴的小事,李南只需要按时派人巡查即可,每过几天都有手下公人将管辖范围内商户上交的银钱奉上。

    这一日李南正在衙门里,仔细瞧着桌案上的粗陋大宋地图。

    看过宋史之后,李南知道大宋的好日子没有几天了,上有昏庸无道只知道追求艺术的宋徽宗赵佶,中有蔡京为首的贪腐之臣,下有盘剥百姓的地方官,即使金辽等国不来攻取,这天下百姓迟早也会忍受不住举兵反叛。

    他心中有志于天下,可是看到阳谷县所在的地形后,却皱起了眉头。

    阳谷县隶属于京东西路东平府,东面不远处就是大海,北方不远则是辽国,西面距离大宋都城东京也不算远,若是在此地公然起兵,那号称八十万的禁军恐怕顷刻就会过来围剿。

    不说阳谷县不安全,就说眼下看似兴盛繁荣的大宋,也可以说是四面楚歌。

    宋朝东面是大海,海上有两个一向都不安稳的朝鲜和日本,北方自然不必说,强大的辽国和更北方的金国都不好惹。

    大宋的西北面对的是彪悍的西夏,西南方毗邻着强悍的吐番诸部,似乎唯有南方安全一些,毕竟大理国和交趾无论从国力还是士兵来说都比较弱。

    就在李南忧心思索之时,高大健壮的王虎走了进来。

    王虎原本是因为有邻居欺负他的母亲,所以失手伤人,又没钱偿付对方,所以才进的大牢,这种小事,李南花了五两银子就彻底摆平了。

    李南跟王虎相处时间不短,还一起经历过伪满洲国的事情,知道他生来力大无比,也会几下拳脚,虽然心智不高,但是知恩图报极为忠诚,所以让他做了自己的贴身护卫。

    “小虎,什么事?”

    “二郎,门外有一个女子叫做吴氏,她说有急事找你。”

    “吴氏?”李南默念了几句,马上想起来了,她应该是西门庆的正牌夫人,只是不知道她为何会来找自己。

    想起西门庆临死之举,而且自己也曾答应吴氏有事来寻自己,李南挥挥手说道:“让她进来吧。”

    进来的正是吴氏,她见到李南后微蹲施礼,面带泪痕悲戚的说道:“李都头,如今我家中大乱,奴家也备受欺凌,恳请您出手帮助一二!”

    李南好奇问道:“哦?坐下仔细说说,何人敢欺负你啊。”

    吴氏其实已经找过不少自家官人的旧交,可是如今西门庆杳无音信,他交往的那些狐朋狗友,本来就没几分的情意,如今就变得更淡了,见到她上门求助,推诿一番还是好的,更有甚者还出言调戏。

    如今吴氏见到李南没有如其他人一般对待自己,不由心中有了几丝欣慰,连忙开口言道:“都头应该知晓,我家官人除了我之外,还娶了两个妾侍。”

    李南点点头道:“嗯,那李娇儿因为和应伯爵**,还是被我抓走的,此事跟这两个小妾有关系么?”

    吴氏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啜泣道:“这事情就是因为小妾卓丢儿而起。自从官人生死不明之后,这卓丢儿不知道怎么混上了一个年少的姘头。此人看起来颇有势力,竟然伙同那小妾强占我家家产,奴家虽然身为大妇,可是身边没有得力的家人仆役斗不过那对男女,所以只能出来找都头帮忙。”

    宋朝的妾侍根本毫无地位,即使被大妇打杀了也不过罚些银钱了事,如今西门庆的家中竟然有小妾要跟吴氏这位大妇争夺家产,李南还真是有些好奇她背后到底是何人,竟然如此大胆。

    李南起身问道:“那卓丢儿和她的姘头身在何处,咱们去看看如何?”

    “这对狗男女占据了我家的生药铺,赶走了忠于我家的心腹仆役,如今每日就在药铺的后院里饮酒玩乐。”

    “哈哈,胆子真是不小啊。”李南吩咐王虎道:“准备几匹马,叫上张昊和今天值守的兵士,咱们去瞧个究竟。”

    李南带着吴氏,身后跟着王虎张昊,还有二十几个自己买来的兵士,一行人出了衙门直奔北街西门家的生药铺。

    在路上听了吴氏的介绍,李南才知晓原来西门庆的生意做的不小,他垄断了几个南方过来的药材商,做起了批发药材的生意,不但是附近几个县城,就连东平府的医馆都要到他这里购买药材。

    没有什么生意比垄断更赚钱的了,李南心中不禁感叹,西门庆除了品德和运气有些问题之外,头脑绝对够用。

    李南等人在生药铺门口停下,只见到三间临街的店面里,站满了前来购买药材的商人,他们一待选好了药材后,便去后院的库房付钱拿货,这一天下来的流水银钱绝对不少,难怪会引来别人的窥伺。

    不用李南交代,知道事情原委的张昊走进店中,冲着掌柜的说道:“你家主人是谁,叫他出来!”

    这药铺的掌柜原是西门庆雇佣的心腹手下,不过自家官人久不露面,他也只能屈从占了店铺的强人,此时听到张昊的喝问,连忙指向坐在一旁的两个黑袍男子。

    这两个黑衣男子虽然见到张昊和李南等人一身的官差服饰,可是自持家中底细,所以心中毫无惧意,站起来骂道:“我家主人是何等样人,岂是你们这些小吏相见就见的,赶紧滚!”

    李南没想到这小小的阳谷县,竟然还有人如此嚣张,顿时铁青着脸吐出两个字:“放箭!”

    这道命令一下,站在李南身后的八位挑选出来的神箭手,马上弯弓搭箭,齐齐发威。

    咄咄咄咄……

    伴随着惨叫声,两个原本态度嚣张的黑衣男子四肢中箭,被八根强劲的箭矢钉在了身后的店铺门板之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